联系我们

陈双珠:类法自然 生生不已

       万物本一体,基本粒子生。宇宙,浩瀚广袤、神秘深邃、源远流长,却有诞生、发展、演化、衰老和死亡的过程。人类社会,如点点星火,降落在已创造了合适气候和环境的地球,我们有幸生活在同一星系、同一星球的表面,高不过几千米的海拔范围,虽然山川湖海为有据,日月星辰时相伴,但我们依然执居一隅,孤陋而渺小。自诞生起,人类与万物虽彼此分离,但又沿袭了相同的动物习性,因物利导致挞伐与战争,无休无止,在此过程中建立起人类王国的强大,同时也破坏了精神家园的诗意。万物生长自有规律,人类也不免于外,社会不可无守则。面对分崩离析的社会,东西方两大先哲,孔子和苏格拉底,在差不多的时间里,分别提出了“仁爱”与“和谐”的思想,作为人与人、人与自然相处的理想标准。地域和文明虽不同,却殊途同归,成为人类思想的光辉。遵守的心灵守则和社会规范,绵延千年而不绝。

 

       儒家文化,作为华夏文明的杰出代表,汉文化的精神象征,发端于中原,高度发达于江河之间,不但是上层统治不可或缺的工具,也是根植于我们民族血液里的文化基因。它迅速传播,广为扩散,成为游猎、捕捞、商贾以及马背民族争相仿效和习礼的对象,成为中华文明的一部分;或为番邦和属国文化辐射圈,成为分化传播和文化交流的中继站。君臣有礼,仕宦有束,老有所养,弱有所寄,病有所治,困有所解,子女有爱,跌倒有扶,远有所念,近有所亲,贾有所信。每每顾念,总为儒家文化刻画在人心道德层面的深深烙印而感动。

 

       卷首之语,本当为博学鸿儒之事,旁征博引,提纲挈领,而非我等牛犊之所能为,接手此事,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汗颜不已。撇开儒家文化本身,任由思想穿越,从宇宙万物、天下苍生、人类文明的角度,回归和考察我们的儒家文化,感念它的生生不息。虽有不足,却能因时而变,丰富和完善,以益社会的进步与民族复兴。
 

本文选自《朱子文化》2017年第2期

浏览量:0
创建时间:2022-02-21 15:44
百家争鸣